羊城晚報記者陳強
  9月25日15時,廣州梅花街除四害消毒站2名消毒員,背著幾十斤重的噴藥機,在市區主幹道東風東路一處綠地上滅蚊,走過之處冒出陣陣青煙。頭一天,他們發現該綠地蚊蟲滋生,隔天便來消殺。
  1987年,廣州市撤銷各街道衛生院“除四害”消毒員建制,建立街道“除四害”消毒站。目前整個廣州市100多個街道設有消毒站,共有800餘名消毒員負責市內公共領域的“四害”消殺,但這些人員沒有編製,除了拿基本工資外,得自己創收增加收入。
  任務加重人手缺
  防疫環衛借調仍不夠
  周末加班晚上也排滿
  梅花街除四害消毒站站長劉女士,從事“除四害”工作已多年,但還沒遇到過今年這麼嚴重的登革熱疫情。自7月10日發生第一例後,到9月24日該街道已發病190例,“我們現在周末都加班,力爭將蚊媒控制在警戒線內”。
  據梅花街道辦事處副主任李先生介紹,街道滅蚊主要有三種模式:全覆蓋消殺、重點區域消殺、疫點消殺,“最開始時,主要是疫點周邊100米內消殺一次,連續3天,但隨著疫情加重,8月以來已開展了七八次全覆蓋式消殺。”
  梅花街道消毒站現有7名消毒員,除了全覆蓋式消殺,還需要負責重點區域及疫點的日常消殺,壓根就忙不過來。李先生說:“我們抽調了防疫站8個人做後備,另外還聘請了專業消殺公司支援,15個居委還選了一些志願者,簡單培訓後成為消毒員。”
  天河區一街道辦事處城管科負責人告訴記者,此前的滅蚊是在登革熱發生點周邊100米,連續消殺3天,每天一次,但日前接到新的“滅蚊精神”——地毯式滅蚊,公共場合由街道、居委負責,政府出錢,請轄內的消毒站每天滅蚊。該負責人說,消毒站只有6個人,從環衛站借調了2個,但還是人手不夠,“好忙啊,天天加班,晚上也排得滿滿的”。
  民辦公助無編製
  政府每月只給1550元
  需自己接外單搞創收
  梅花街消毒站站長劉女士告訴記者,滅蚊消毒劑有低毒,但只要不過量吸入,對人體沒有傷害,但消毒員因為任務加重,暴露時間加長,所以下班後會吃一些糖水來緩解。
  劉女士說,目前除了對公共區域消殺,他們還得兼顧為消毒站的一些單位客戶消殺。消毒站是街道下屬單位,但不是事業編製。承接政府安排的消殺工作,財政和街道會給錢,但消毒站同時也有商業經營,在外面接單,自負盈虧。
  劉女士雖是站長,但也是合同工,該站其餘6名消毒員都是合同工。據瞭解,廣州市100多個街道設有消毒站,由街道管理,共有800名消毒員,全是沒有編製。
  記者掌握的一份材料顯示,1987年廣州市撤銷各街道衛生院“除四害”消毒員建制,重新建立街道“除四害”消毒機構,即街道除四害消毒站,屬民辦公助的社會服務性集體所有制單位,由街道辦事處直接領導,擔負本行政街範圍內的除四害消毒任務。
  劉女士告訴記者,全市消毒員工資大多是2000-3000元,相對於該行業的工作量和危險性來說,收入低微,所以從業人員年紀都偏大。據瞭解,消毒員的兩三千元薪水中,有一塊是政府補貼,每人每月以廣州最低工資作為補貼標準,一個月1550元,其餘則需消毒站創收來增加收入。
  “既要承擔政府公益的消殺,還必須搞承包找飯吃。”廣州愛衛辦有關負責人曾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:“在登革熱等高發期,消毒員也有任務,在特殊時期他們是不會懈怠的,但日常的工作就難說了”。
  陳強  (原標題:任務重 消毒員薪水微薄天天加班)
創作者介紹

gary

gl24glpod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